何所

k莫是糖,甜到忧伤(>﹏<)

【k莫】今天依旧是cp不可拆的一天呢

日常小甜饼,七夕节份的狗粮(>﹏<)
occ预警,不喜请轻喷😂




七夕节前夕,愚公拉着寝室众人聚餐,美名其曰“追忆庆大F4的青春年华”,所以严令不准携带家属。看着孤身前来的肖奈和郝眉,愚公点点头,没有出现“娶了媳妇忘了宿舍”“嫁出去的美人泼出去的水”现象,很好,看来自己这个宿舍老大说话还是很有分量的。


下午的时候,丧心病狂的老三搂着三嫂的腰,云淡风轻地宣布七夕节放假。吃着ko牌小熊饼干的郝眉,振臂高呼:“老三万岁。”而在一旁的ko还贴心地递给郝眉一杯水。看着计划出去野营的郝眉,ko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一副你在闹我在笑的场景简直闪瞎单身狗的眼睛。


喂,请收敛一下笑容,你面瘫总攻人设都快崩了好吗。喝着速溶咖啡,愚公忍不住碎碎念。你们俩倒是感受到来自老三的父爱,我只感受到深深的恶意。全致一就两对情侣,其他单身狗七夕放假干吗,出门烧情侣吗?

阿爽辞职后,好不容易来了两妹子,结果人家都萌k莫cp,居然还写他们俩的同人文,那一辆辆法拉利玛莎拉蒂开得简直不要太溜。只是,为什么在同人文里,我还是只单身狗啊?两妹子还一本正经的说什么“单身狗人设不倒”,愚公仿佛膝盖中了一箭,谁要这种莫名其妙强加的人设啊... ...


于是愚.万年单身狗.公暗戳戳搞事情,嚷嚷着要聚会。要问为什么七夕前一天聚?废话,七夕还能见到那两对情侣的面吗?甚至,下周一都可能见不到美人... ...拆cp这种事情,能拆一天算一天吧。


四人难得的聚会,聊着彼此的糗事,当然都是三个人的糗事,肖奈大神表示黑历史这种东西,不存在的。酒过三巡,郝眉已经是微醺的状态了。看着时间也不早了,肖奈起身去结账,顺便叫猴子酒打电话给ko。

打了个酒隔,郝眉手搭在愚公肩上,一副哥俩好的模样:“嘿嘿,我家ko超可爱的。”自从这两货在一起后,郝眉的“ko”都变成了“我家ko”,对此愚公表示见怪不怪了。只是,可爱?这个词确定是形容ko的吗?


郝眉笑的贼兮兮:“你是不知道,他有个小本本,一直记着每天发生的事,他的那个吐槽,真的是笑死个人了喂。”说完又拿手撑着下巴,突然有些伤感,“不过啊,看着他的本本,就好像能陪着他一样。好想能在只有他一个人的那些时间里摸摸他的头,抱抱他。”


赶过来的ko刚好听到最后一句话,嘴角忍不住向上翘起,心仿佛泡在蜜罐一般甜蜜,温柔地看着自家小祖宗。大家都觉得是自己无微不至地照顾郝眉,但其实郝眉何尝不是用自己的方式守护着自己呢。

陪自己去扫墓,轻声却有力地承诺:“我会陪着ko一辈子。”自己做噩梦惊醒,哪怕再困,郝眉都会窝在自己怀里说:“没事了,没事了,都过去了,只是梦,别怕。”自己生病还想硬抗,郝眉会端上一碗熬上的粥:“没事的,你不用无所不能,你也有眉哥这个大靠山呢。”在冬日街角,郝眉会主动牵起自己的手,侧身挡去少数的不友好的目光,假装嬉皮笑脸:“ko,外面真冷,咱们走快点,早点回家。”


家,真的是世界上最棒的一个字了。


郝眉看ko来了,迷迷糊糊地冲着ko傻笑,嘟嘟囔囔地附在ko耳边说着什么,然后放心地睡了过去。将郝眉稳稳地背在背上,ko和愚公打了招呼后就带上他的全世界回家了。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原地的愚公竟然滋生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今天依旧是拆cp不成,却觉得心里甜蜜蜜的一天呢。

【k莫】全部都是你番外

私设:美人师兄喜欢看言情小说,ko会写言情小说。ko内心戏丰富,美人师兄不傻黑甜。

和正文关系不大,可当做小甜饼来看(>﹏<)

番外之世界上最幸福的门


刚忙完一个项目,致一迎来难得的清闲。郝眉闹着要喝新口味的牛奶,宠妻如ko,自然是放下手中事务,准备去楼下超市给郝眉买。

在电梯口遇到因为快迟到而狂奔不止,现在还不断喘气的愚公。想了想,ko主动和对方打了个招呼:“早啊。”愚公目瞪口呆地应下,直到ko走进电梯离开了,还维持着这副痴傻的模样。

猴子酒拍了拍愚公肩膀,手在他眼前来回晃:“傻了?”愚公一把拍掉猴子酒作妖的手:“猴子,飞来横祸啊,刚ko主动和我打招呼,肯定有猫腻,你说他是不是有什么非分之想啊?”

猴子酒翻了个白眼,一副“你咋不上天”的神情望着愚公:“我已经懒得吐槽你了。”摸了摸并不存在的胡子,假装一脸深沉,“你难道没发现ko在慢慢改变吗?从刚开始一言不合就嗖嗖释放冷气到现在我们和郝眉插科打诨的时候居然偶尔插上几句话。”

“叮”电梯到站声响起,肖奈从电梯里出来,看着公然在上班时间站在公司门口闲聊的两人,挑了挑眉。愚公心里警铃大作,老三一露出这副模样,准有人要倒霉。赶紧讨好地笑着,手自然地搭在肖奈手臂上:“肖奈哥哥。”谄媚的笑后,顺道把ko的事抖个一干二净。

肖奈听后,意味深长地看着愚公和猴子酒:“你们没发现郝眉的代码风格也越来越像ko了吗?”两人细细回想,确实是这样。上次去开会,郝眉怼对方找茬的人,当时那股王霸之风,也很ko。仔细看看,这两人甚至还越长越像了!看着傻室友,肖奈高深莫测地笑了,“当然,你们这种没有夫人的人,是不会明白的。”

说罢,肖奈施施然离去,只留下愚公和猴子酒在原地西施捧心状哭泣:“要不要这样虐狗啊。”单身狗没人权,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嗯,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给自家小祖宗倒上牛奶,顺便放上摆成可爱形状的水果拼盘。看着小祖宗美滋滋的笑容,内心早已被萌化的ko忍不住揉了揉对方的头发,嗯,手感一如既往地好。

依依不舍地回到自己的位置。打开网站,熟练地发上今日份的存稿。看到留言里清一色的“星辰大大,这太甜了吧”“天了噜,这些恩爱日常我能看一百遍”“这不是撒糖,这是大型屠狗现场啊”。ko看了看在不远处张牙舞爪和愚公他们打闹的某人,嗯,艺术来源于生活。




题目来源于一句土味情话,世界上最幸福的门是什么?答案是我们😊k莫实在太甜了,感觉还能磕一百年(>﹏<)

【k莫】关于快穿的一个脑洞

ko爸爸是那种从事秘密组织工作,然后研发出一个系统,引来杀身之祸。在临终前,将一个项链交给ko(ko并不知道项链有什么用)。和美人师兄在一起后,有次出去给美人买生日礼物,为了救一个横穿马路的小孩,自己被车撞了。系统救了他,因为他的灵魂体太弱,只能将他分散的灵魂碎片投放到不同世界,待到灵魂在不同世界休养到足够强大,现实中被撞成植物人的ko就可以苏醒。

然而系统功能还没完善时,ko爸爸就出了意外,所以系统只能将灵魂投放进去,却找不到哪个是ko了,而且ko也失去了自己的记忆,变成小世界里面的原居民了。

然后系统就找到了ko最亲近的人——美人师兄。美人师兄就开启不断寻夫之路。只有在每个世界,ko心甘情愿地将能量(捂脸)给美人师兄,才能进入下个世界。第一个世界是荞麦 ,因为是第一个世界,系统开启出错(美人师兄:辣鸡系统,毁我青春),所以美人师兄也失忆了。然后有地言,战枫和星云... ...

鬼知道我在公交车上想的都是些什么😂😂😂

【k莫】全部都是你3

私设:美人师兄喜欢看言情小说,ko会写言情小说。ko内心戏丰富,美人师兄不傻黑甜。


郝眉捏着刚到月中就已经瘪得可怜的钱包,内心一阵咆哮,这么点钱能吃什么啊。糖醋排骨、炒年糕、蛋黄焗鸡翅... ...对不起,眉哥不能再好好爱你们了。想了想,如果剩下的半个月真的见不到他们了,那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啊?


郝眉面色凄惨,像只废鱼一样躺在椅子上。看着不远处愚公正在玩游戏的身影,更重要的是看着电脑旁那张散发着光芒的五十块钱。郝眉点点头,在心里给自己加油打气,为了美食必须采取行动,眉哥可不是坐以待毙的人。


于是乎最硬最尿性的眉哥,端着杯水,满身坚定地向愚公的方向走去。一脸谄笑地放下水杯,给正在打游戏的愚公揉了揉肩:“累不累啊,愚公。”


愚公因为美人的拉扯而影响了手速,看着屏幕里被boss砍死的自己:“死美人,我在开副本啊!!!”


郝眉趁机从愚公桌子上拿了五十块钱,溜之大吉:“谢啦,愚公,我代表组织感谢你。”只剩下愚公一个人在原地哀嚎:“死美人,你抢劫啊?!”


拿了钱的郝眉狂奔在寻找美食的路上,却在半路突然停了下来。再过两天就是星辰的生日了,星辰妹子送了自己这么多的装备,还美名其曰只有天医能用,收下好一起刷副本。要不是自己偶然发现她和别人交易,把辛辛苦苦打下的装备都换成天医的,还不知道她对自己这么好。新出了一套花箭的时装,女孩子都爱美... ...


看了看手里的五十块钱,摸了摸瘪瘪的肚子,郝眉随便找了家路边小店,挥一挥手:“老板,来碗清汤小面,只要小面就好,不加蛋,不加肉。”声音都仿佛带着悲壮。


一边坐下,一边打开手机,等待的这段时间,看会儿小说最合适。要说郝眉现在最喜欢的网络写手,非手可摘星辰大大莫属了。这个手可摘星辰是上个月才开始写文的,但从她的文中却看不出丝毫的稚嫩感。没有动不动就拿钱砸人的霸道总裁,没有随随便便智商就高达250的傲娇学霸,也没有冷酷到不行的面瘫校草,主角就好像是我们身边都会出现的普通人。你说你人设不惊天动地,那故事情节总该跌宕起伏吧。但恰恰相反,她的文章许多画面都是稀疏平常,甚至是很多人都习惯性忽略的小细节,但在她的描述下就变得有声有色,画面感十足。她擅长用细节抓人,许多情节温暖人心到偶然想起都会会心一笑。怎么说呢,就是那种看完她的文字,都能心情好到多吃两碗饭的程度。自己混迹言情小说多年,敢拍着胸脯说,这个手可摘星辰绝对是可塑之才。


关注手可摘星辰还是因为对方和自家星辰妹子叫一样的名,所以就忍不住点进去看她的文,但后来每次更新自己都第一时间看,就纯粹是因为对方温暖的文字了。要不是原来问过星辰,她说自己不看言情小说,自己都想把这个大大介绍给她了。


眼前一亮,手可摘星辰更新了!

【k莫】全部都是你番外

私设:美人师兄喜欢看言情小说,ko会写言情小说。ko内心戏丰富,美人师兄不傻黑甜。

正文实在没思路,就先写番外😂

番外之为什么喜欢你

ko视角

“喜上眉梢”对于ko来说,是他想要好好保存的那颗星,那是一种很微妙的情绪,不像是小的时候看到心爱的玩具就想要将其占有的执拗。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情,只要他在原地好好闪耀着,便能让自己看到光,以及想要努力成为光。


“星辰,我们结成侠侣吧。”ko觉得,那是14岁以后,自己最接近幸福的时刻了。他熬了几个晚上打了适合天医的装备,他想着到时候一定要假装若无其事地说“聘礼”,对方惊讶的样子一定很可爱吧。但是那个说和自己一起开始新的生活的人,还是爽约了。


担心他出事,黑进他的电脑。ko想过很多理由,没想到竟然因为自己是个玩男号的男性玩家,才被放弃的。看着显示屏那边,皱成一团的娃娃脸,ko想着,那就如你所愿,江湖不再见吧。虽然做好决定,但还是固执地在月老庙前等了三个月,说不上难过,只是心里感觉空空的。果然,应该没有期待,不敢奢求的,那样才不至于难堪。


接下来的生活如同往常一般,仿佛喜上眉梢这个人,未曾出现在生命里。这样没有期待的生活,也可以很好去习惯的,ko心想。

“大大,你最近受了什么刺激了吗,为什么这么虐啊...”“大大,咱不带这样报社的啊”“大大,我本来是失恋了来你这找糖吃,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ko向来不怎么关注这些私信的,但这个“峨眉山上你我他”的说话风格太像他了。


“食堂的糖醋排骨真难吃”应该是所有的大学都差不多这样的,“他们太过分了,又把臭袜子扔我床上,简直没有室友爱”应该是所有的室友都差不多这样的。没错,不可能这么巧的。直到看到对方那句“星辰大大,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关注你吗?其实是因为你和我曾经的准侠侣叫一样的名字,我很想他”。每个字都认识,但组合在一起,却让ko的大脑一瞬间空白。


全身的血液仿若凝固一般,眼睛里只能容下那四个字“我很想他”。原来,我没有被遗忘...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做了一个决定。

吃住都在餐馆,以及偶尔接下的黑客工作都让ko银行卡里的金额不断上涨。ko总是下意识地攒钱,他也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养成的习惯,看着银行卡数值不断增加,总会让自己多一份心安。曾经对于钱没有任何概念,父母双双离世后他因为没钱饿过肚子,因为没钱露宿过街头。现在他有了想要追寻的光了,这笔钱也有了用武之地。他想去那个“600块生活费简直要命”的帝都,他想给那个抱怨“食堂糖醋排骨分量真少,每次都吃不饱”的人做份能让他喜欢的糖醋排骨。也不知道自己做的能不能合他口味。


ko喜欢把一切做好规划后再去实施,但这次直到上了火车为止,他摸了摸那颗仿佛要跳出胸口的心脏,才知道这个决定给自己多大的触动。ko告诉自己,只是他离他更近而已,只是... ...离自己的光更近了。

ko一直在克制自己,不去打扰对方。大概是近乡心怯,他总是下意识回避郝眉可能出现的地方,连食堂都是选择离他宿舍最远的。只是在夜深人静时会想:今天教学楼旁的枫叶红了,他会不会也看到了呢?今天突然下了一阵大雨,他会不会也没带伞呢?他会不会也... ...


那天,一同往常一般,熟练地手抖着,将多余的部分抖掉,公正地往每个盘子里装上同样分量的饭菜。不经意往人群中一瞥,那个反戴着棒球帽,连清亮的眸子里都仿佛承装着笑意的男孩子,就这样出现在眼前。


咚咚,咚咚。随着对方的靠近,世界静得仿佛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喜欢”这个答案也呼之欲出。不管前路如何,最起码现在,你在这里,我也在这里。

【k莫】全部都是你 2

私设:美人师兄喜欢看言情小说,ko会写言情小说。ko内心戏丰富,美人师兄不傻黑甜。

本章主ko视角

结束完一天的工作,ko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说是房间,其实只不过是在杂物间旁隔出来的一个小地方。当初老板本想就在杂物间里摆张床,就当作以包吃住为条件招来的厨子的房间。但那个话很少的年轻人难得的强硬,不肯住进杂物间,最后竟自己出钱在杂物间旁边隔了一个小房间,老板想着反正也不用自己花钱,也随他去了。


房间虽然小,但却收拾得很干净,甚至在电脑旁还有几盆多肉,为整个房间带来些许生机。习惯性地柔声对着床头的全家福说:“我回来了。”这是ko家的习惯,当初不管是爸爸下班还是ko放学,都会对着厨房喊一声“我回来了”妈妈就会给爸爸递上一杯花茶,说上一句“辛苦了”或者揉揉ko的头发,给他一杯牛奶。

即使从14岁开始,家里只有ko一人了,他也还保持着这个习惯。曾经在饭店里打过杂,里面的厨师心疼ko,就悄悄教他厨艺,告诉他好歹一技傍身,以后的生活也算是有了着落。不知是不是随了妈妈的天分,ko很快就上手了,做出的东西也意外地好吃。


在厨师一家搬离这座城市后,ko也离开了那个饭店,来到现在的餐馆。在餐馆最大的好处就是有了自己的房间,可以大大方方把全家福摆出来了,可以在房间养妈妈最爱的多肉了,可以在忙完回来时说一句“我回来了”


打开电脑,登录了幻想星球,看着列表里的灰色头像,ko有一点失落。转身开始收拾本来就很整洁的房间。

沙尘暴席卷过后的宿舍,干净整洁得都可以反光了。郝眉看了看时间,这个时间段星辰应该在线的。于是美滋滋地抱着零食坐在电脑面前,熟练地打开幻想星球的图标。打开列表,对方果然在的。


喜上眉梢:星辰星辰,今天沙尘暴来袭,累死个人了。


听着提示音,ko连忙放下手里的扫把。看着对方的消息,嘴角不自觉扬起一个不大不小的弧度。他知道对方口中的沙尘暴是他某个室友,他甚至还在对方某次不经意说漏嘴后知道“喜上眉梢”是个男孩子。两个本该不相干的人,好像通过网络有了不一样的联系,ko很喜欢这样的感觉。因为“喜上眉梢”,他更喜欢0和1的世界了。

心疼ko😭

【k莫】全部都是你 1


私设:美人师兄喜欢看言情小说,ko会写言情小说。ko内心戏丰富,美人师兄不傻黑甜。



“人家好想谈恋爱啊~~~”郝眉抓着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愚公表示已经能对美人时不时的面色驼红(划掉),嘴里还振振有词的一副少男怀春样熟视无睹了。想当初他年幼无知,第一次见识到郝眉看小说的模样,简直震惊了。我去,这怕不是个神经病吧,现在申请换宿舍还来得及吗???


愚公将臭袜子随手扔向在床上翻滚的某人,理所当然引发一场真人大战。不知是不是萌cp给予的力量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这次郝眉居然将愚公拿下了。一脸得意地对被抓住胳膊,不能动弹的愚公说:“看你还敢不敢说你眉哥是小白脸。你眉哥可是身高180,比煤球还黑,比牛还壮的好吗。”


虽然身体被压制着,但愚公依然嘴里不饶人:“一个大男人看什么言情小说,娘们兮兮的,还好意思说自己不是小白脸。”

郝眉松开了压制着愚公的手:“你的思想真狭隘,谁规定只有女生能看言情小说了,看言情小说也掩盖不了你眉哥满身的英雄气概好吗。”突然想到什么,又贼兮兮地凑到愚公面前,“怪不得你是单身狗吧,你想想,看言情小说就更能知道妹子们想要什么。如果两个人在一起后,还能一起讨论剧情什么的,简直不要太美好。”


“切”愚公一把推开面前这个傻不拉几的大个子,“说得好像你脱单了一样。”


“靠!”郝眉瞬间炸毛,“懂不懂人艰不拆啊你。”

猴子酒一进门看到大型灾难现场的宿舍,无语地望着自家两个傻室友:“你们没看群里消息吗?老三... ...大概还有一小时就能到达现场了...”

“啊啊啊😭”... ...

今天又是愉快(鸡飞狗跳)的一天呢


很喜欢男生宿舍,文笔渣,写不出那种感觉😭

【k莫】全部都是你(番外)

私设:美人师兄喜欢看言情小说,ko会写言情小说。ko内心戏丰富,美人师兄不傻黑甜。
甜蜜美好是他们的,occ是我的😊

番外之谁是谁的太太

时间线:k莫在一起了,依然友好互助中,但还没“走后门”

正文...正文还没有😅😅😅

ko大神很是烦恼,当然,再怎么烦恼,面上都还是一脸的无欲无求,手下依旧龙飞凤舞地码着代码。路过ko座位的愚公止不住打了个寒颤,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心想天气预报明明说今天温度不低啊,辣鸡天气预报,果然信不得。(天气预报:怪我咯?)

而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呢,正在没心没肺地吃着ko做的小饼干,不动声色地给ko发去某小说的某片段,顺便发了自己的感想:koko,这个梗是不是超可爱,太太写得太好了,我都有画面感了ヾ(^。^*)

ko抿了抿嘴,死盯着两人聊天记录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太太。

“koko,快给我准备胰岛素,我快甜死了,这个太太真厉害,我萌的cp果然全世界最甜。”

“koko,你说这个太太为什么要写得这么虐?一大早起来就这么一口玻璃渣,怎么办,我都不想上班了。”

“koko,好气哦,太太居然卡肉了,嗷嗷嗷,这样真的好吗???”... ...

太太,太太,太太!!!面无表情地在桌子下把一张废纸大卸八块,ko表示自己也是好气哦,但是能怎么办呢,又舍不得对自家小祖宗发火。

晚上回家,ko一边切着土豆,一边暗戳戳地想,得想办法遏制“太太”现象,不然自己早晚得心肌隔塞。

ko放下菜刀,从厨房走去客厅,走到坐在沙发上正在刷微博的某人面前:“不是太太。”

“什么?”抬起头,一脸懵逼地看着ko,虽然还是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但郝眉愣是从里面看出一丝委屈、别扭以及不高兴。

“你喜欢什么cp,我都可以给你写。”ko蹲下身子,平视着郝眉,认真地说,“所以,他们不是太太。”

郝眉挠了挠头,几颗呆毛争先恐后地立了起来,看得ko心里软的一塌糊涂,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郝眉一边享受着ko的顺毛,一边不怀好意地说:“所以你的意思是只有你是我的太太吗?”

ko虽然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但眼神却深沉了许多。

当天晚上成功走后门... ...

郝眉醒来已经快中午了,闻着从厨房传来的饭香,摸了摸酸胀的腰,笑得一脸得意:计划通ヾ(^。^*)

做好饭的ko拿出手机:谢谢

短信提示音响起,肖奈拿出手机,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k莫】关于一个脑洞...

总感觉ko应该是那种内心戏很丰富的人(>﹏<)。看了微博一组“我的面瘫总攻人设不能崩”图片后有的脑洞。k莫实在是太甜惹

美人师兄有个不为人知的爱好,爱看言情小说,用他的话来说:“女生都可以看武侠小说,谁规定男生不能看言情小说了。”为什么会爱上看言情小说?不得不说,年少不懂事时被姐姐放在桌上的书的封面吸引,从此开启了新世界大门。

ko不爱说话,但不代表他真的面瘫,相反他的内心戏很丰富。在某次尝试着将脑洞写到网上后,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顺理成章成为一名网络写手。

美人师兄很喜欢看他的小说,经常给他私信。一开始发的都是跟ko写的文章有关的感想和脑洞,后面发现大大很是高冷,从不回信息。在某次尝试着发“帝都的沙尘暴真可怕”以后,就将大大当成自己的树洞。

虽然很多人给ko发私信,但大多都只是发了几次发现自己不会回复后就没有再发了。只有那个叫“峨眉山上你我他”的人,每天都在坚持给自己发。从“食堂的糖醋排骨真难吃”到“他们太过分了,又把臭袜子扔我床上,简直没有室友爱”,对方好像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但某次看到对方那句“星辰大大,你知道我刚开始为什么会关注你吗?其实是因为你和我曾经的准侠侣有一样的名字”,ko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

一些莫名其妙的感想

你知道的,记忆是会骗人的,他总是会被别有用心的人美化亦或是一些本该算细枝末节的片段被无限放大。现在看来无关紧要的、并非过不去的事,在当时,确实是仿佛天塌下来一般沉重。我相信,当你觉得过去的自己很是幼稚时,代表着你成长了。但我同样也相信,正是那一个个现在看来不成熟甚至傻气的你,造就了现在的你。愿我成长为这样的大人,过去无论是好是坏,记忆全都照单全收。


我享受和特别熟的朋友插科打诨的状态,也喜欢吃着零食,看着喜欢的电影的独处时光。我不擅长和陌生人打交道,甚至可以说的上是轻微社交障碍。害怕不说话被他人觉得无趣,害怕说了话但掌握不好度,无端惹人嫌。当无话可说冷场时,我会惶恐是不是自己哪一步做的不好,哪句话没说对。所以总是要绞尽脑汁去思考,怎样才能让气氛不至于那么尴尬。


其实我是不太愿意去想那些不好的事,毕竟揭开伤疤并非一种愉快的体验。更多时候,我希望自己是没心没肺的,能过的很愉快的样子,其实还是希望能成为自己的太阳